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主页 > 中彩堂正版资料 >

51信用卡被调查 互联网金融大梦一场

2019-12-01 10:29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10月21日,全国扫黑办召开新闻发布会,最高法、最高检、公安部、司法部在《关于办理非法放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中明确指出,暴力催收都应当数罪并罚。

  10月21日,中国银保监会副主席祝树民在回复记者问题时表示,银保监会、人民银行正在会同有关地区研究制定P2P网贷机构向小贷公司转型的具体方案。

  10月21日,大量警察突击紫霞街80号,并带走了多名51信用卡的员工,23点以后,杭州公安局在微博官宣,警方开展调查的原因是51信用卡委托外包催收公司冒充国家机关,采取恐吓、滋扰等软暴力手段催收债务,涉嫌寻衅滋事。

  近几年,互金圈流传着一句话:全国互金看杭州,杭州互金看西湖,而在10月21日上午,杭州警察突击清查杭州西湖区51信用卡办公大楼时,业内一片哗然。

  51信用卡由孙海涛创办于2012年,最初是类似于薅信用卡羊毛的平台,因为那时各家银行的APP和公众号都不完善,各种优惠和活动信息主要在线下网点和银行官网发布。

  后来羊毛党专业化,51的主业就完全转向了信用卡办卡上,这一招在是相当巧妙的,银行推广信用卡和现在ETC的推广模式很像:向分支网点下硬指标,基层员工必须办出来多少张信用卡。相信许多人有碍于熟人情面,办过信用卡的经历。

  但基层员工的亲戚朋友也是有限的,线下办卡的任务还是压力山大,这时51提供了一个办卡信息的交互平台,想要办信用卡的潜在客户,可以在APP上填写办卡需求信息,而银行的工作,可以登录APP在后台上看到这些办卡需求,然后去进行对接,完成那要命的任务。对接了需求和供给,一下子51平台就火了,也是“我要信用卡”这个名字谐音的由来。

  从2014年开始,51信用卡切入P2P业务,与宜信合作推出 “瞬时贷” ,面向信用卡持卡人群的快速贷款产品。2015年,推出自有的基于信用卡用户的个人信贷产品——人品贷。同年51信用卡P2P平台“51人品”上线。然而,随着网贷行业监管加强,51信用卡业务面临挑战。尤其在网络爬虫、暴力催收等方面的投诉不断。

  根据聚投诉平台统计,51人品贷投诉量为4215条,51信用卡管家投诉量为958条,51即刻有投诉量为605条,51借你钱投诉量为363条,51闪电贷投诉量为241条,整个51信用卡系列产品投诉量高达6382条。

  短短六年,51信用卡从一家不被看好的企业,成长为杭州著名的独角兽企业,市值一度超过108亿港币。从信用卡管理切入互联网信贷,虽然帮孙海涛收获了大量利润,却也使得51信用卡陷入了更大的泥潭。

  在投资者眼里,P2P就是理财,理财就得刚兑,否则我宁可存银行也不会买。这是现实国情。

  但P2P的本质是什么呢?它是次级贷款,如果一个企业或个人能够在银行获得贷款就不会去P2P平台上发债,也就是说这是一个银行已经筛选过的劣质用户。劣质用户就需要用高息来覆盖风险,但是平台又得把它包装成刚兑才有人买,这就逼着平台必须自设资金池,借旧换新。

  当两家P2P平台在吸引客户资金的时,并不是比拼谁的资产质量好,而是比谁的历史兑付纪录更好和谁的利率高,平台之间就形成了典型的“囚徒困境”。

  一旦有平台选择一单违约归一单,不搞资金池,客户资金会立马去还在刚兑的平台,所以在违约发生的时,平台一定会会利用新增客户的资金来填补坏资产的窟窿,从而形成债务的旁氏化。

  根据杭州公安局在微博通告,警方这次开展调查的原因是51信用卡委托外包催收公司冒充国家机关,采取恐吓、滋扰等软暴力手段催收债务,涉嫌寻衅滋事。

  通常情况下,通过网贷或者小额贷款公司借高额利息的借款人,本身偿债能力都有问题,暴力催收可能是唯一能够要回钱的路径。

  4月19日,深圳市警方清查淳锋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大量员工被当地警方带走,其位于深圳市宝安区新安街道创业二路得胜大厦二楼的总部办公室也被当地派出所查封。根据公开信息显示,淳锋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要从事催收等贷后管理业务,实际员工总数超2000人,在贷后管理领域绝对算得上头部玩家。

  淳锋资产被查封释放了一个极为重要的信息——对于行业长期以来的暴力催收、侵犯个人隐私等问题,监管层已经不会再容忍。

  催收这个行业,自古以来都处在灰色地带,这种“灰色”是从业者面对最大的痛点——在没有强有力的信用管理手段之前,对他们来说催收的强度直接影响到回款效果。一般来说网贷公司的催收会部分外包。例如,在逾期进入M4阶段之前,网贷公司会使用机器人电话催收,提醒借贷人还钱。如果还不还钱,网贷公司就会将这部分逾期的贷后资产外包给催收机构,催收机构再根据情况选择电催或是外访催收。

  据了解,市面上的催收机构达到几千家,竞争十分激烈。华南地区一家专业催收公司的负责人层表示,“催收机构收的佣金要看账龄,一般是催回金额的10-30%不等,平均下来较多是15-20%。”意味着,催回金额越多,催收机构赚得越多。所以为了提升催回率,有些机构还是会铤而走险使用暴力催收。

  但任何行业都有规矩存在,当“催收”二字,已经跟“暴力”、“恐吓”、“危险”等字眼挂钩时,面临整顿只就只是时间问题。

  经济处于繁荣周期的时候,不断上涨的资产价格和快速增长的居民收入会催生出大量泡沫:只要资金链没断,就能兑付,只要能兑付,高息理财的热情就会带来更多的资金。

  根据央视财经报道,10月22日,51信用卡发布公告称目前调查已暂时完结,公司资产没有被扣押或冻结,业务营运和财务状况正常健全。风暴暂时平息,但暴露出的问题和引发的思考却不应该停止。数据滥用、暴力催收、虚假宣传,除了直接取缔外,如何完成相关行业的行业出清才是更值得深思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