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主页 > 中彩堂原创精选资料 >

大爱无言!割肝救子父爱如山

2020-06-01 16:52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儿子问:爸爸疼不疼?不疼。父亲回答完,眼眶就湿润了。5月27日,刚刚做完肝脏移植手术的孙玉(化名)父子躺在相邻的ICU病床,牵手凝望。就在前一天,...

  儿子问:“爸爸疼不疼?”“不疼。”父亲回答完,眼眶就湿润了。5月27日,刚刚做完肝脏移植手术的孙玉(化名)父子躺在相邻的ICU病床,牵手凝望。就在前一天,为了延续孩子的生命,50岁的孙玉选择用自己的肝脏为年仅14岁的儿子孙小祥(化名)“续命”。

  孙小祥因为患有先天性脊柱裂,从小住院成家常便饭,2年前,他被诊断为肝硬化。今年年后,小祥病情突然恶化,几乎每隔20多天就会有一次消化道大出血,每次出血都可能危及生命。过年之后,一家人在亳州、北京等地辗转,3月份来到安医大一附院就诊。“肝移植可以彻底治疗肝硬化,术后供体和受体肝脏都可以生长到正常状态。”安医大一附院中心主任赵红川说。但要移植,首先要解决的是肝源问题,是等待符合配型的肝脏捐献还是由亲属捐献做活体肝移植?“等别人捐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孩子等不及。”孙玉和妻子都决定,用自己的肝脏为孩子做移植,但是这个时候两人却有了分歧。孙玉是家里唯一的经济支柱,妻子觉得应该由自己给孩子捐肝。但孙玉认为妻子身体不好,自己才是捐肝的合适人选。

  最后,两人都做了匹配检查,由于妻子身体条件不允许,最终还是由孙玉给孩子捐肝。 “不担心以后的生活,钱没了可以再挣,孩子的健康最重要。”躺在病床上的孙玉很乐观。生活中的孙玉不喜欢说太多话,这一次为了安慰小祥,展现出如山父爱温情的一面。“我的身体没什么问题,我也不怕,只希望他能健健康康长大。”

  赵红川主任介绍,是生死手术,也是救命手术,仅这三天,医院就完成了三例肝移植,两例是捐献,一例是活体肝移植。活体肝移植技术难度更大、手术风险更高,是考验医院整体医疗水平的操作。术中既要保证供体安全,又要保证受体肝脏“够用”。团队经过前期细致评估,历时13个小时手术,最终完成了父亲救子的心愿,也让小祥有了一个可以期待的未来。董雪梦 记者 马冰璐 文/图

  今年1月至4月,省属企业实现营业总收入2244亿元、利润总额130.7亿元,同比降幅分别较一季度收窄6.5和15.1个百分点,总体稳住了发展基本盘生产经营快速回升总体稳住发展基本盘一季度,省属企业生产经营既受到...

  姓名:陈怿阳 学校班级:合肥市第一中学高二(19)班 兴趣特长:被同学誉为“数学小天才”,才读高二的他在2019年中国数学奥林匹克竞赛暨第三十五届全国中学...